2021/1/27 丨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悦读空间
“一课一得”的台湾阅读教学课
发布时间:2017/9/13 11:58:00   浏览次数:1898次 
    2012年10月,在扬州大学徐林祥教授的带领下,江苏省小学语文特级教师高级研修班三十余人赴台湾教育考察交流。25日上午,我代表研修班同学与台北市陈纯纯老师同台切磋教学。
    台北健康国民小学举行了一个朴素庄重的欢迎仪式后,执教者要对自己的教学“纲要”做一个5分钟的说明,这类似大陆的课前“说课”。我围绕“能说会道,顺意写作”展开,这是我对语文教学的朴素认识,也是近年来我一直思考的问题。通过五年级阅读课《神笔马良的故事》与习作验证我的思考。陈纯纯老师执教二年级《周处除三害》一课。台湾同行有着什么样的教学理念、教学风格?他们的教学与我们又有何相通之处?大家期待着。而我更关注学生有着怎样的课堂情状。
    第一节,先听陈纯纯老师的课。对健康国小学生课堂上说话声音低小、不善于在公开场合表达等学情有了基本了解后,我便决定不检查学生阅读,也不范读文本,而是直接进入教学主题——变化多种形式提炼课文大意。因为《神笔马良的故事》一文近三千字,若读一遍则至少需14分钟,一堂课40分钟,如果圈画重要词语,要20分钟左右,随后还要观图,说话写话,时间就显得捉襟见肘。
    后来,我们又到高雄加昌国小作教学观摩,感觉他们的教学有一个共同点:注重学生的思维训练。通过教师提出的问题,或小组讨论提出的问题,展开课堂对话。没有大陆同行的音乐渲染,没有课外材料的充斥,没有所谓有感情的指导朗读,反复地朗诵,学生读起书来似乎还不那么流利,只是在自我思考,或在与同伴探究中发表对问题的看法。印象尤为深刻的是陈纯纯老师的教学,围绕“篇章大意”的习写,运用阅读理解策略“预测、上下文推论、做笔记、摘要、找主题”等,带着二年级的孩子们梳理课文,圈画词语、批注,用排除法思考本课的写作要素是什么,在黑板上用卡片一一贴出或板书:时间(古时候),地点(从“山上、桥下、家乡、农田”中留下了“家乡”),人物(老爷爷、周处、虎、龙,从后三项归纳出了“三害”),原因(仗势欺人),事情(“三害”的危害),结果(认真学习、除三害)。接着引领学生自己概括课文的主要内容,然后在合作学习小组内由一学生用粉笔在长条形纸板上竖写(台湾仍保持了竖写文句的传统),经讨论得出的课文大意,其他同学协助,然后把6个小组的长条纸板全部张贴在大黑板上,引导全班学生欣赏、修改完善,最后每个学生再修正自己的“篇章大意”。随堂练习作业如下:
我写的篇章大意:
修正后的篇章大意:
我在这篇文章中学到了:
    这大大超出我们对二年级阅读的要求,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在中年段才提出“能初步把握文章的主要内容,体会文章表达的思想感情”。他们是说了不行,还要写下来,固化学生的思维,如此日积月累地训练,学生的思维能力、写作能力怎能不提高呢?
    课末,对各个小组本节课的学习表现进行评比,用卡通画的高低表示每一小组在黑板上条形表中的位置。这样的小组合作学习,搞得扎实,也有效果。常见我们的小组合作学习,就是教师把问题抛给孩子,然后学生在位子上讨论。到底是如何研讨的,很难知道,最后也不评比总结。合作学习深入台湾老师的骨髓,随后是议课环节,两岸老师自由组合分享小组,各抒己见。没有主持人,没有专家的引领,也没有领导的一锤定音。健康国小杨士贤校长笑着说:“我知道大陆老师是怎么评课的,不把上课老师批得体无完肤是不会结束的。”让孩子学会合作,欣赏自己,欣赏别人应是我们要反思的地方。
    看了台湾同行的课,感觉人家轻轻爽爽,比较简约,但又不失深度。学生就是一课一得。反观我们的课堂显得比较臃肿。我想表面上看可能是名师的示范课推波助澜,其实质原因是课时不足造成的。我们的一篇课文往往2课时,最多3课时。台湾国小一篇课文要上5课时,大约一周时间才能上完。每节课解决某一个方面的问题,小步子扎实地推进。我们2课时教学一篇课文,要兼顾诸多内容,否则完成不了教学任务,所以感觉课堂内容很庞杂。不像陈纯纯老师那样一节课就做概括课文这件事。台湾教育同仁怎么有那么多的教学时间呢?这与他们的教材内容精少密切相关的。以台湾翰林出版社四年级下册教材为例,教材采用“单元组织”的方式编写,每三课或四课为一个单元,每个单元之后有“统整活动”。全书四个单元,分别是“尊重生命、分工合作、社区关怀、休闲活动”,共14篇课文和4篇“统整活动”(听说读写、语文知识等综合能力的培养),一个学期140个课时,除去“统整活动”20课时,平均每课达8课时之多。以苏教版四年级下册相比,全册23篇课文,除去35课时的7个练习单元,每节课的教材容量是台湾的两倍。教学内容过多,必然导致课时教学目标的多样化,这是大陆一节课时教学承载信息量过多的主要原因。课内听说读写等什么都要,眉毛胡子一把抓。结果什么都搞,什么都搞不好,只好课外加大学生的学习量了。这也是使学生课外作业负担过重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    谈到课外作业负担,我们也留意了台湾小朋友参加课外辅导班的学习。从他们的课外辅导机构课表也可以窥见小步子学习的踪影,仿佛是对“一课一得”的再印证。位于台中市区光复路135号的“子林补习班”,暑假9:00~10:00时间段,小一班,从周一到周五,设置了这样的学习内容:习字帖、查字典、逻辑推理、笔顺练习、诗词选练习。“查字典、逻辑推理、学习笔顺”这在我们的社区教育培训机构很难觅得。台湾国民小学《国语备课教师手册》,使任何教龄的语文教师教学起来不糊涂,不迷茫。为什么?每一课该教什么,达到什么样的标准,教师们都明白。不像我们,同一篇课文,同一课时,如果是三位名师执教也是各有各的教学内容。也难怪教师们常困惑地大喊:语文到底教什么?我想,根源可能在于我们的教材编写、教学备课用书等方面。
上一个: 区实验小学“诵经典,传美德,做邯山好少年”读书展示活动
下一个: 教师的17个坏习惯,你都有没有?
返回顶部】【关闭窗口】